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三十六章 爱丽丝地狱 7 -肥胖厨师

第三十六章 爱丽丝地狱 7 -肥胖厨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黑暗中,两个戴着笑脸面具的男人齐齐盯着一个小木箱,凑得很近,一时间无言,就像一出哑剧突然按了暂停键,这场面怎么看怎么滑稽。
  
  虞幸也是没想到,他已经对找到照明工具不抱什么希望了,却突然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最后一个柜子里找到了意料之外的物件。
  
  他捧住小木箱,借着近乎没有的光打量了一会儿,用手指在箱子上划了划。
  
  小木箱上一点花纹都没有,光秃秃的,要不是出现的地方不对,根本让人难以注意到。
  
  箱子上挂了一个锁头,是锁住的状态,在虞幸发现小木箱的抽屉里并没有放配套钥匙。
  
  曾莱的脑袋越凑越近,就差贴到箱子上了,他问道:“这啥玩意?”
  
  用手掂了掂重量,箱子里发出了轻微的碰撞声,虞幸摇摇头:“不知道,要不砸开试试?”
  
  曾莱:“好家伙,砸他丫的!”
  
  虞幸用手指捏住小箱子的两壁,感觉这箱子的硬度一般般,他单凭超出常人的握力就能将它捏碎。
  
  然而就在他真的使劲了之后,箱子上却是幽光一闪,一条推演提示响起。
  
  【箱子上似乎被留下了特殊的印记,没有钥匙无法打开,也无法破坏。】
  
  【冥冥中,你有一种感觉,钥匙似乎就在这条走廊的尽头。】
  
  “这是道具箱子吧。”虞幸看到推演提示反而有些确信,连钥匙的提示都给出来了,说明推演系统是希望他们把它打开的。
  
  可惜,他们最终还是没有找到照明工具,无法立刻深入走廊去拿钥匙。
  
  他把提示告诉了曾莱,曾莱点点头:“嗯,那我们现在起码有目标了,这样吧,我们把箱子带回房间藏起来再说,虽然还不确定它一定就是道具,到起码会是个厉害东西,不能被堕落线的抢走。”
  
  “我也是这么想的。”虞幸微微一笑,意外的收获让他心情不错。
  
  滴答。
  
  突然,一滴水落在虞幸脚边,碎成了无数碎片。
  
  他听力本来就灵敏,晋升之后又被系统加强了一些,即使是这么微小的声音也没能逃过他的耳朵。
  
  曾莱自然也听见了,他轻轻问了一句:“这里怎么会滴水?”
  
  话音落下,又是一滴水擦着虞幸的面具落在他衣服上,虞幸眼中兴致顿起,抬头朝上望去。
  
  之前他们光顾着看走廊,看墙壁,独独忘了看头顶。
  
  在昏暗无光的环境下,天花板着实是一个容易被忽略的地方,此刻虞幸刚一抬头,又是一滴水直直往他面具的眼睛洞里滴落,他似有所感,后撤一步避开了。
  
  与此同时,他勉勉强强看清楚了天花板上的情景。
  
  在仿佛被岁月浸泡过的天花板上布满了堪称厚重的痕迹,而正中央的位置,居然被画上了一个直径一米多的血色圆阵!
  
  血阵模样古怪,线条清晰完整,只一眼,就让虞幸想到了欧洲那边的某种恶魔文化,它像是一个召唤之阵,又像是要献祭什么东西,扑面而来的邪恶气息让他眯起眼睛。
  
  血阵本应干涸,却在虞幸站在正下方的短短半分钟里变得湿润,其中的血色线条仿佛正在蠕动,慢慢地活过来。
  
  刚才往下滴落的,不是水,而是血!
  
  【你发现了“深渊血阵”,由于该阵未激活,鬼怪通知书不予更新】
  
  【提示,深渊血阵正在苏醒,请尽快远离】
  
  “我日,我们快走。”曾莱一拉虞幸,“根据我的经验,这应该是感应类的鬼阵,没人在附近就不会被触发,我俩站到它的感应范围之内了!又或者,它就是守着箱子的,我们拿了箱子它就醒了,总之快……”
  
  “喔。”虞幸用不着他拉,听到曾莱这么说,立刻向楼梯处跑去,嗖一下就没影儿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曾莱:“……”好家伙!
  
  他闭上嘴朝虞幸追去,两人很快回到了三楼岔道。
  
  他们离开后,已经有融化迹象的血液又重新干涸,血阵蠕动了一会儿,最终归于沉寂。
  
  ……
  
  “你跑得还挺快,用积分加强过体质……吗……”
  
  曾莱好不容易追上虞幸,本想感叹一句,便看见虞幸双手搭在膝盖上,一阵喘气。
  
  这累得太逼真,怎么看都不像是加强过体制的人,喘气声要是再大一点,曾莱就会怀疑这人马上就要呼吸不过来晕过去了。
  
  他挠了挠头发,眼角抽搐:“当我没说。”
  
  这体质比一般人还弱呢,幸是不是现实中有病啊?
  
  没有冒犯的意思,他指的是身体上的病,比如心脏病或者癌症。
  
  这二者都可以用积分治疗,但是很多推演者刚晋升分化级,就把积分兑换成了道具,用来安慰他们跌跌撞撞九死一生才晋升的幼小心灵。
  
  说不定幸也是这样,所以没来得及治病?绝症和不治之症要求的积分很多,所以才耽搁了吧……曾莱想。
  
  虞幸完全不知道曾莱在心里猜了个九曲十八弯,他只是单纯地想跑出血阵范围,免得受伤暴露能力而已。
  
  他现在的速度还可以,爆发力足够,就是体力完全跟不上,跑一会儿就得歇一会儿,不然就会头晕气闷。等这个推演结束,他的愿望清单条件就集齐了,之后行动就可以方便很多。
  
  在曾莱毫不掩饰的关切残障人士的眼神里喘了一会儿,虞幸才直起腰,和曾莱一起沿着走廊走到主廊的岔道口。
  
  小木箱上有个环扣,此时被他顺手拎着,里面的东西发出沉闷的声响。
  
  两人在五楼待了十几分钟,此时槐和荒白正好探查完浴室走出来,而剩下的四个推演者则不知所踪。
  
  曾莱回头看了一眼从另一边岔道出来的槐与荒白,小声对虞幸道:“先回房间把箱子藏起来。”
  
  “藏我房里?”虞幸眼角掠过一丝玩味,他还以为这么重要的东西,曾莱会说放他这里不安全,由此代为保管呢。
  
  毕竟是他们两个人一起找到的箱子,并不完全属于他一个人,曾莱要是想拿走也有充分的理由。
  
  “就放你那,我怕放我这又给我霍霍没了,任义那小子天天因为我不够沉稳而骂我。”曾莱有点郁闷地撇撇嘴,随即意识到面具下的表情虞幸看不到,感受不了他的抱怨,又无趣地收敛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