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再逼我娶公主当宰辅,我可造反了 > 第208章 你要的,不是郸城之地,而是居屿关

第208章 你要的,不是郸城之地,而是居屿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气得原地直跳脚,“不仅如此……”
  
  “还女皇帝,狗屁女皇帝!你就是个从小缺钙长大缺爱,还内分泌严重失调的母夜叉!”
  
  “恶婆娘,女魔鬼!”
  
  “老子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心里变态扭曲!”
  
  “要砍老子脑袋,在翠屏山不动手,非得把老子拉到这里来!怎么?这样子你那颗扭曲的心,很有成就感吗?”
  
  “来!来!动手,人死卵朝天!”
  
  “难怪据说都二十二岁了,还嫁不出去,就你这样的,老子诅咒你一辈子没人要!”
  
  “等着吧,你最好动手干净利落点!否则,老子就算变厉鬼,也天天晚上给你来个鬼压床!”
  
  “恶毒婆娘,母夜叉!”
  
  “俗话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你特么是说砍就要砍呐!”
  
  瞬息间,却是将两侧那群庆国重臣,气得浑身哆嗦。
  
  面色铁青狰狞,声声怒吼快将军帐掀开,“大胆王修!”
  
  “竟敢对我朝陛下如此不敬,放肆!”
  
  “没听见圣上的话么?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架出去,砍了?”
  
  然而同样这时,正当他王老爷头昏脑涨骂得正起劲,感觉还发挥超常……
  
  那屏风后,居然并没如他所料,立马发狂一般冲出来一个长着血盆大口的猛兽。
  
  相反,只听得“噗嗤”一声娇笑。可笑声中,似乎又隐约带着些抽泣味道。
  
  然后,又化作一片寂静!
  
  不知多久,才又传来那女子的声音。
  
  依然动听而又平缓,居然也不恼怒,“王郡公骂够了吗?”
  
  “这番骂人之言,可比你那讨伐朕的檄文中,恶毒狠辣多了!而且听着,诸多还是朕从未听闻过的言辞!”
  
  “怎么?难不成王郡公之前,也用这些恶毒话语,骂过哪位其他女子?”
  
  王修怒气不消,压根就不想接茬。
  
  讥诮冷笑,“是又如何?老子还有更恶毒的,狗皇帝,你想不想听听?”
  
  可接下来的情形,却更让他一下子愣住了。
  
  只听得那女子,又沉吟道,“听就不必了……”
  
  “还有,朕得纠正一点,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确没错!”
  
  “但是王郡公别忘了,你不是使臣,是俘虏……”
  
  顿了顿,又朝冲进来的那几个禁军一声吩咐,“行了,都退下吧!”
  
  声音依然极具威严之气,“王郡公是朕好不容易请来的贵客,怎能这么轻易就砍了呢?就算要砍,也得找个黄道吉日,用来祭我庆国军旗不是?”
  
  “另外,给王郡公赐座!”
  
  于是乎,王老爷便彻底愣住了!
  
  这特么到底又什么情况?
  
  到底砍还是不砍,能不能给句痛快话?这样搞,老子脑袋还没掉,人先被搞疯了!
  
  这女暴君怕真是有点神经病吧!喜欢玩刺激是吧?
  
  难不成,跟她那什么堂妹一样,有受虐倾向?被老子一顿臭骂,反倒骂得身心愉悦了?
  
  这庆国皇室的女子,都什么恶趣味?
  
  却也只得讪讪在刚送上来的那张椅子上坐下。
  
  随即,却又听得那屏风后,女子声音传来,“素闻王郡公,乃是康国难得一见的旷世奇才,胸有丘壑与谋略,临州的新政变革更令朕耳目一新!”
  
  “只是不知,王郡公可已猜到,此次两国作战,朕为何会对郸城围而不攻?”
  
  鬼门关走了一遭,王老爷脸色依然难看得厉害。
  
  一声冷笑,“怎么?女皇是想在我这个康国俘虏面前,炫耀炫耀自己的军事才能?”
  
  可出乎意料,紧跟着,倒是几分玩味,“没关系,算算时间,一切也应该快结束了!”
  
  “本郡公给你说叨说叨,也没关系!这次落在你手里,算老子认栽,千算万算没算计过你,小命多半也保不住了!”
  
  “但临死之前,能亲眼看看堂堂庆国女帝,兵败如山倒,被气得发癫发狂,岂不也人生一大乐趣?”
  
  短暂沉默,才一字一顿牙缝中挤出一句,“你之所以对郸城围而不攻,只是因为……”
  
  “你真正要的,不是郸城之地,而是居屿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