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间桐慎二之我还能活多久 > 1212、有什么冲着我来!

1212、有什么冲着我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刺激归刺激,我还是没太得意忘形。
  眼见食蜂操祈脸上逐渐孕起的愠色,在她控制不住发作之前,我选择松开她,目送她迈步离开房间。
  在经过神裂火织身边,她步子还是不小心踉跄了下,幸好神裂火织伸手扶了她一把,让她重新站稳。
  当她说“谢谢”时,神裂火织却似是有意无意瞄了她脖颈一眼。
  而等食蜂操祈一出房间,那位叫“土御门”的金毛男,就立刻关上了房间的门。
  房间里,包括我只剩下四人。
  排除还不明所以的上条当麻,另外两位显然是有备而来。
  我对事态的展开也颇觉意外,看样子违规操作并不是来自小恶魔bb酱,那事情就脱离了自己掌控的范畴了。
  我也没太急,自顾在矮桌前坐下,顺手拿起闲置在桌上的剑玉把玩。
  剑玉算是日夲的国民玩具,手头这剑玉却设计得颇为奇特。
  用来抛投的球玉被画上了一个扎着黄色双马尾的女孩,却只有头颅部分,身体则是被画在了承接球玉的剑身上,如此把玩起来,女孩的头部与身体就会不断离离合合,十分生动有趣。
  设计出这个的,难倏道他真是个天才?
  其他三人也围坐而下,上条当麻却还是有些后怕的紧盯着神裂火织,生怕她又持刀砍过来。
  “啊…嗯,抱歉,刚才是我太过焦急了,思绪不够周延,我确实应该先向你确认清楚才对。”有所察觉的神裂火织语气抱着歉意说。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条当麻不禁脱口而出,“从刚才开始,大家的样子就不太对劲,简直像是『内在』跟『外表』都被调换过了一样。”
  “你能看出这点,就是我怀疑你是这个角色替换魔法——『天使坠落』始作俑者的原因。”神裂火织一脸严肃说。
  『天使坠落』?
  我停下了把玩剑玉。
  “喂喂,神裂大姐头,你不必还是这么杀气腾腾嘛。”旁边的土御门劝道。
  “你说这什么话,土御门?我只是尽全力想解决眼前的问题,在我看来,你才是缺乏身为魔法师的自我要求。”神裂火织教训道。
  “啊,你刚刚说什么?什么身为魔术师?”
  上条当麻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了土御门,土御门则露出了奸笑。
  “没错,我也是『必要之恶教会』的一员。”
  土御门轻描淡写说道:“你不会以为学园都市里面都没有魔法师喵?恰好相反,学园都市可是教会世界的敌人,有一两个深入敌境的间谍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除了我之外,似乎另外还有好几个吧。”
  “这么说你真是魔法师,那不是意味着你……”
  上条当麻欲言又止,话说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了。
  在旁听着的我,对这个世界各个势力之间的斗争提不起一点兴趣,我只会专注于眼下的事。
  “先不讨论这些,还是回到正题吧。”
  我开门见山问道:“什么是『天使坠落』?听你们的说辞,显然对这场闹剧的来龙去脉很清楚?”
  “啊,倒也没有啦。”
  土御门说:“目前我们只知道一点,那就是『身体替换』不是这事件的主要目的,『角色替换』只不过是『副作用』罢了。”
  我和上条当麻听得面面相觑。
  “土御门,要没听过卡巴拉之树理论的人了解现在的状况,似乎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见此神裂火织不禁叹了口气,由她解说道:“简单来说,这『角色替换』的现象,是某人利用魔法所引发的『人为事件』。”
  “能说点我不知道的吗?”
  我有点不耐的接话,“是不是人为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好吧。”
  神裂火织倒是不以为忤,继续说道:“现在全世界都受到这个魔法影响而产生某种现象,就连英国图书馆的事件簿中也没这种现象的记录,因此魔法的详细术式及结构都是个谜,我们依照现象的特征,才暂时将这个魔法命名为『天使坠落』。”
  “现象的特征?”
  “那是因为『天使坠落』这个魔法,关系到卡巴拉思想中『生命之树』的概念,想来你没听过吧?”
  “愿闻其详。”
  “所谓的生命之树,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身份阶级表。”
  神裂火织娓娓道来,“将神、天使、人类的灵魂分为金字塔状的十个等级,大概就是这样的概念吧,那是依照『神权至上主意』所画出的图,说得直白一点,这张图的意思就是『人类的领域只有这里到这里,再上去就是神的领域,绝对不容侵犯』。”
  我听得皱起眉头,你最好是在说生命之树。
  “也就是说,人类跟天使的数量都是早已决定好的,因此在一般状况下,人类绝对无法升格为天使,相反的,天使也不会被降格变成人……”
  “因为每一个区域都已经客满啦。”
  土御门插了句嘴,神裂火织没理会他往下说。
  “但是『天使坠落』这个魔法就跟它字面的意思一样,可以将原本在天上的天使强制降格为人,而人的领域就好比是一杯装满水的杯子,这时如果再落下一滴名为『天使』的水——那杯子里的水会怎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