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聊天群,我能看到她们的剩余价值?!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叶莲娜的疑惑

第一百三十一章 叶莲娜的疑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被自己姐姐抽成陀螺的红色身影从地上爬起,晃了晃脑袋,抱怨着。
  
  “既然都写了那种黑社会性质的剧本,怎么能没有打戏?”
  
  “观众可就爱看这个了。”
  
  “那玩意太历史政剧了,不加点感情戏剧在里边,大家会看的心惊肉跳的。”
  
  叶莲娜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不知道。
  
  年大导演的编导水平如何。
  
  但,她的文学素养应该不错。
  
  只用三言两语,就已经刻画出了一个无能又自满的导演形象。
  
  “作为电影界的元老,你这么多年都混不进蓝卡邬,你心里没点数吗?”
  
  一旁,似龙又似狼的少年从车里走了出来,走到那岁兽的面前,报以怜悯的目光。
  
  “是他们嫉妒我的才能!!”
  
  那岁兽神情严肃至极。
  
  语调如斩钉截铁般。
  
  在电影行业刚刚兴起的时候,她便爱上了这个能够记录人生轨迹,并且将之鲜活展现给世人的行业。
  
  作为行业元老中的元老。
  
  她绝不承认。
  
  自己是个电影废柴的现实!!!
  
  这都是打压!!
  
  蓝卡坞劣质导演们的打压!
  
  是他们在嫉妒自己的惊世才华!!
  
  那发言,让盘旋在天空中的长龙脸上都露出了"差不多得了"的神情。
  
  “...别在外边丢人现眼了。”
  
  悄无声息的,一只与年一样,似龙似麒的女子突兀地出现在了那红色倒霉玩意的背后,一只手抓住了那岁兽的后脖颈。
  
  将之整个提起,朝着半空一丢。
  
  那张牙舞爪的岁老九,便被投往了完全不知的方向。
  
  再无踪迹。
  
  “逍遥,还真是有够帅气的权能。”
  
  罗素看着那潇洒的龙女,感慨着。
  
  就如睚的天地自如般。
  
  令的逍遥同样有着干涉空间的能力。
  
  那一手混淆时空的逍遥,看起来可真是帅气极了。
  
  “她被你丢哪里了?”
  
  “丢囚岁庙里反思了。”
  
  名为令的岁兽拍了拍手,说着。
  
  囚岁庙,用于囚禁岁老二的庙宇。
  
  对于岁老二而言,那庙宇和十三区并无差异。
  
  但,对年这个老九来说,还是有点棘手的,没有一周,估摸着是出不来的。
  
  “那个不知所谓的家伙,也该好好想想,电影行业到底需不需要她这个业界之耻。”
  
  令锐批自己妹妹的水平。
  
  随后,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起来。
  
  “好久不见,经纪人,要一起喝一杯吗?”
  
  那先知还是一如既往的贪杯。
  
  只要遇到熟人,就想要拉着他喝一杯。
  
  “好啊,正好喊上大帝,大家一起喝一杯。”
  
  罗素这次倒是不拒绝。
  
  因为,他这次回来就是专门拍电影的。
  
  复活阿丽娜的仪式——泰坦尼克号。
  
  嘲讽乌萨斯用的钦差大臣。
  
  可以在拷打维多利亚之余,对全泰拉开地图炮的是的首相。
  
  罗素没有去演戏,当导演的想法。
  
  ——他只想看到维多利亚或者乌萨斯有人跳脚,陈晖洁被虫豸们激励起来,而不想去劳碌。
  
  那么,自然是要找个替死鬼。
  
  作为ヴィクトリアの絶凶虎——素.純一郎.丁真.罗。
  
  这种劳碌事情,肯定是首选自己的牛马...咳咳,兽主朋友们。
  
  “大帝?它不是应该就在这附近的吗?除了泰坦尼克号,你的剧本它都很喜欢来着的。”
  
  “为了洗掉被东国小电影薄纱的耻辱,专门在大门口,蹲可能比较擅长演电影的演员来着的...”
  
  令似乎也有点奇怪了起来。
  
  “大帝人呢?”
  
  罗素朝着电影园区里探头,张望,凭借惊人的嗅觉与听觉,本能性地看向了某个墙角。
  
  一只企鹅,正匍匐在地,扭着屁股,准备转移阵地。
  
  罗素看着它,它也看着罗素。
  
  大眼对小眼。
  
  气氛略微有点尴尬。
  
  良久后,那企鹅发出了一阵叹息,企鹅脸几乎抽成了一团。
  
  在兽主中,鸟之主们,往往要更热衷于在人类圈子里混迹。
  
  因此,往往有着惊人的财富与地位。
  
  所以,大帝与鸭爵,占据罗素杀猪榜的第一与第二位置。
  
  你不是说,你不参演,也不当导演的吗?”
  
  有着丰富被勒索经验的企鹅叹息着。
  
  “早知道你来了,我就去蓝卡邬了。”
  
  “别这样嘛,大家都是兄弟,一起喝个酒如何?”
  
  罗素蹲下身,艰难地搂着大帝的脖子...
  
  马勒戈壁。
  
  大帝长得太矮了。
  
  估摸着都没有半个惠惠高。
  
  “别,当你兄弟可太花钱了。”
  
  大帝的企鹅脸抽抽着。
  
  “但,即便如此,你也没有偷摸钻进萨尔贡又或者回老家,不是吗?”
  
  对面的睚眦眨了眨眼睛,调笑道。
  
  “在以前,你花钱可看不到扎罗跳草裙舞,也看不到,乌萨斯皇帝和大公还有维多利亚的贵族们跳脚。”
  
  他说着让边上的霜星有点不能理解的话语。
  
  乌萨斯的皇帝还有大公们...
  
  会跳脚?
  
  “那倒也是。”
  
  “我也是不争气,居然被这点破事情,被忽悠过来了。”
  
  那企鹅龇牙咧嘴,一副痛彻心扉的样子。
  
  它真的不想看到罗素。
  
  但,罗素的剧本太乐了。
  
  就好比是扎罗的惨叫。
  
  哪怕是知道前方有危险,但,大帝还是会偷摸地转过去瞅两眼——兽主都是不好奇就会死星人。
  
  大帝的态度,让一旁的霜星脸上疑惑更甚。
  
  她倒是不觉得,罗素想要拷打主权就在他自己手里的维多利亚有什么问题。
  
  ——维多利亚的贵族们的抽象程度,完全不亚于乌萨斯。
  
  只不过。
  
  相较于乌萨斯的蛮子们,他们要更善于用脑子。
  
  他们从不以军事实力为荣——即便维多利亚式唯一一个能像是下饺子一样生产移动战舰的国度。
  
  他们的惯用手段是挑拨离间,分化敌群,驯养鹰犬,一边树立优秀,文明,高贵的形象,一边用货物倾销摧毁殖民地的经济体系,把目标钉死在产业链的末端。
  
  如果说乌萨斯是疯狗。
  
  那么维多利亚便是毒蛇。
  
  放任发展下去,绝对会带着整个泰拉从粪坑蝶泳走向粪坑潜泳的时代。
  
  罗素愿意狠狠地拷打维多利亚还有乌萨斯,绝对是好事。
  
  塔露拉都会鼎力支持的那种。
  
  只是...
  
  “什么剧本,能让乌萨斯还有维多利亚的统治阶层跳脚?”
  
  兔子小姐看向罗素,心有疑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