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 第695章 对峙

第695章 对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微臣真的没有拿……”冯希芸满脸无奈,又痛心疾首的说道,“皇上和皇后娘娘要是不信微臣,那就请皇上和娘娘下令搜微臣身,以证微臣清白。”
  
  “搜!”安泞直截了当。
  
  也不需要征求萧谨行的意见。
  
  萧谨行看了一眼安泞,命令道,“搜身。”
  
  亲卫直接就要过去,搜冯希芸的身体。
  
  “皇上。”冯希芸突然激动。
  
  安泞眉头微皱。
  
  她其实不觉得冯希芸会这么蠢的把令牌放在身上,这无疑就是在自投罗网。
  
  她这么做不过就是表明自己的态度。
  
  让萧谨行明白她的坚决。
  
  “微臣虽是军医,跟随皇上出兵打仗,应不拘小节。但归根结底,微臣还是一届女子,让大男人这么给微臣搜了身,微臣以后还怎么见人……”冯希芸说得羞愧无比。
  
  “让贡静宜来!”萧谨行下达命令。
  
  贡静宜是谢若瞳的副官,谢若瞳无法出兵,贡静宜便跟随萧谨行到了漠北。
  
  安泞转眸看了一眼萧谨行。
  
  所以萧谨行还是给冯希芸留足了颜面。
  
  冯希芸心里也有些窃喜。
  
  不管如何,皇上对她终究对其他人不同。
  
  换成其他人,皇上定然也不会多此一举。
  
  不过……
  
  冯希芸内心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她本以为皇上会命皇后来给她搜身,一来这个屋内只有皇后是女子,二来皇后下令要搜身的,她自己亲自来搜身更有说服力。
  
  如果皇上命皇后来亲自给她搜身,就足以说明她在皇上心目中的非凡地位。
  
  冯希芸暗自咬牙。
  
  她告诉自己不能操之过急,皇上现在更喜欢的还是皇后。
  
  她不能和皇后正刚。
  
  不一会儿。
  
  贡静宜来到了营帐内,先后行礼。
  
  看到皇后那一刻,还是些许惊讶。
  
  “搜一下冯希芸身上,是否有军中令牌。”萧谨行吩咐。
  
  “是。”贡静宜领命。
  
  她走向冯希芸,直接动手就搜了起来。
  
  冯希芸皱着眉头。
  
  贡静宜动作有些粗鲁,常年在外打仗,手脚也轻不了。
  
  冯希芸忍着痛。
  
  贡静宜搜完,禀报道,“皇上,冯太医身上并无令牌。”
  
  萧谨行微点头。
  
  “皇上,冯太医定然不可能放在身上,她一定一定放在了……”守卫看没有从冯希芸身上搜到令牌,连忙说道,“放在了她的营帐内!”
  
  “微臣没有。”冯希芸反驳。
  
  “小的恳请皇上搜查冯太医的营帐。”守卫叩拜在地上,猛地磕头。
  
  “搜!”安泞发话。
  
  萧谨行点头。
  
  亲卫连忙离开。
  
  等了约莫半柱香时辰。
  
  亲卫回来禀报,“皇上,并未在冯太医的营帐内收到任何关于令牌内的东西。”
  
  冯希芸暗自一笑。
  
  她既然要做,当然不可能让人抓到了证据。
  
  安泞转眸看了一眼冯希芸。
  
  冯希芸感觉到视线,连忙迎上,“娘娘,微臣真的没有做过,微臣如果知道是娘娘,微臣一定不会阻拦娘娘,还请你娘娘明鉴。”
  
  “真的是冯太医,真的是她让我这么做的!”守卫又慌了。
  
  本以为只要找到了令牌就可以说明自己是被冯太医指使。
  
  却没想到,怎么都找不到这个令牌。
  
  “刚刚为何假装没认出本宫?”安泞问。
  
  不打算和冯希芸,拐弯抹角了。
  
  刚刚守卫指认是冯希芸拿走了令牌之后,不管还有没有证据,她都已经默认了,冯希芸的一切。
  
  冯希芸满露惊色,又显无辜,“微臣不知娘娘在说什么。微臣也是刚刚娘娘走进了皇上的营帐之中,微臣才认出娘娘的。”
  
  “哦,是吗?!”安泞反问。
  
  “微臣句句属实,还请娘娘明鉴。”冯希芸一脸真诚。遂又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又开口道,“娘娘是在生气,刚刚微臣给皇上更衣吗?”
  
  安泞眼眸一紧。
  
  冯希芸还真的就有那个本事儿,把难以启齿的事情说得这般的冠冕堂皇,还带着一副弱小者的姿势,反客为主。
  
  “娘娘,您不要误会了。”冯希芸小心翼翼的解释道,“皇上这几日因为军中要事忙碌,屡屡都是晚上三更入睡,微臣担心皇上的身体,这几日便都给皇上熬了汤药给皇上补充营养。今日微臣不小心打翻了汤药碗,弄到了皇上一身都是,微臣才准伺候皇上更衣。”
  
  “所以是你故意打翻的?”安泞一针见血。
  
  冯希芸脸瞬间红透。
  
  被安泞这么突然揭穿,窘迫一时让她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
  
  但她很会伪装。
  
  她涨红的脸,让人觉得她只是被冤枉了的激动,她眼泪婆娑的说道,“娘娘冤枉。微臣真的是不小心,这几日微臣虽没有陪着皇上商议军事,但微臣也因为担心皇上的身体,每晚也都是等着皇上入睡之后,微臣才能安心入睡,所以微臣这几日身体也有些恍惚,才会不小心打翻了皇上的汤药碗。”
  
  安泞笑了一下。
  
  冯希芸还真的是聪明。
  
  不仅合情合理的洗脱着自己的罪名,还趁机对萧谨行进行了一番表白,恰到好处的表达了自己对萧谨行的用情至深,体贴入微。
  
  所以萧谨行到底被她,迷惑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