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新书 > 第527章 相异

第527章 相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吴汉诸将来说,这份名为《赤伏符》的谶纬,简直是及时雨!
  
  自打刘秀从江东入主淮南,有了立足之地后,群臣不知劝进过多少回了。
  
  劝进的套路也就那么几样,诸如刘秀的妻兄马武等将,最看重实力,便如此劝:“大王当年初征昆阳,三十万新军自溃;后拔淮南,东南弭定;跨州据土,带甲十万,也该是称帝的时候了!”
  
  但那时候刘秀说,他的实力不如第五伦,伦不称帝,秀也不称,如今第五伦早已占据帝位,你打败了赤眉,我也打败了赤眉,也是时候平起平坐了罢?
  
  昔日的绿林重臣李通等人,则力劝刘秀说:“汉遭王莽,宗庙废绝,豪杰愤怒,兆人涂炭。大王与伯升于舂陵首举义兵,然帝位竟为更始刘玄所窃取,南阳人早已不忿多时。如今更始败乱纲纪,为赤眉所败,流窜荆南。帝王之位不可以久旷,还望大王以社稷为计,万姓为心,早定大统。”
  
  然而刘秀却频频以刘玄还在人世为由推脱。
  
  李通等人一合计,觉得应该效仿项羽害楚怀王,让征伐荆南四郡的邓禹、冯异二将把刘玄干掉,要么沉河,要么勒死。
  
  岂料刘秀却反复叮嘱,数次去信,说入荆师旅是为了“救驾”而去,一定要将刘玄平安送到彭城来,甚至还派了亲信去盯着,看这架势,竟是认真的,不像作伪。
  
  这下群臣可就急了,你推我我推你,最终是与刘秀关系最亲近的来歙严肃地谒见刘秀:“群臣抛弃故土,带着亲戚子弟,追随大王于矢石之间,除了深感大王英武神睿外,无非是想谋一个好的功业。”
  
  “如今天下群雄,有实力者,首推第五伦,其次便是公孙述及大王。第五、公孙皆已称帝,若大王继续拖延,不正号位,吾等忠恳之人倒也就算了,其余人等,恐怕就要生出别样心思。更何况,大王一心要迎回刘玄,难道还要继续让他做皇帝,自己当臣子不成?时不可留,众不可逆,若大王竟让于刘玄,休说别人,连来歙都不肯居于其下!”
  
  这一席话倒是让刘秀意识到了严重性,不再以“寇贼未平,四面受敌”为由婉拒,只召集来歙、李通、马武等人,对他们说了实话。
  
  “余岂不知继帝位不可再拖?”
  
  “但想要成就帝业,需要文武二途,否则就像这数年来诸多悍然称帝者一般,百姓不附,豪强不服,最后骤然灭亡,平添笑话。”
  
  刘秀并非因彭城大胜而膨胀:“论武力,余虽控有徐、扬及半个荆州,然顶多与公孙述相匹,更勿论第五伦。”
  
  “既然武力不足,那文德方面,便不能随意。”
  
  “诸位可曾从赤眉俘虏中听闻一事?第五伦捕得王莽后,未曾直接诛杀,而是假意令魏兵、赤眉等投瓦决王莽生死,称之为‘公投’。”
  
  “著姓豪贵皆以为此举轻浮,天下大事,君王与士大夫自决,何必问于小民?但余却觉得,第五伦此举甚妙!”
  
  对第五伦的任何举动,刘秀都会反复琢磨领会:“天听自我民听,如此一来,诛杀王莽,便是下应民心,上承天意之举。有百万生民与他共同承担,便不必一人背负弑杀旧主之名!”
  
  在刘秀看来,第五伦这是作伪作到登峰造极,倒是给了他一些灵感。
  
  “第五伦已占有天下近半,却仍如此谨慎,余又岂能大意?”
  
  刘秀对亲信们摊牌:“近来得到荆南邓禹回报,说已打着救驾之名,攻克长沙,收降绿林残部,又擒得刘玄,不日东返彭城。不论过去有何恩怨,余与刘玄,终归还有一份君臣之名。”
  
  “但刘玄经邓禹‘规劝’,已深觉自己无能庸碌,耽误了复汉大计,有意退位……”
  
  妙啊!这一退一进,岂不比直接将刘玄沉江里,再虚情假意哭一通更体面?虽然刘玄对他们兄弟不仁,但不少来投的人是绿林旧部,也没少落井下石,真要清算,那自己内部就要相互攻讦。
  
  众人恍然大悟,得了刘秀承诺后,心中大定,恰逢强华来献上赤伏符,更是让这件事水到渠成。
  
  于是众人皆曰:“受命之符,人应为大,万里合信,不议同情,周之白鱼,曷足比焉?”
  
  之所以专程提了黄河白鱼,是因为有传言说,第五伦渡河时曾得到了相同的祥瑞,但刘秀不知的是,从不信谶纬的第五伦,将那条鱼给炖了……
  
  不过刘秀本人,对谶纬,倒是颇为笃信的。
  
  “符瑞之应,昭然著闻,如今海内淆乱,乱贼窃位,大王当宜答天神,以塞群望。”
  
  在众人呼喝下,得知邓禹带着刘玄已抵达淮南,不日将赶到彭城后,刘秀终于不再五辞五让,而是让李通等人准备。
  
  “既然天意如此,且命有司,设坛场于沛县泗水亭处,届时,余当与更始、建世二位兄、侄,共祭太祖高皇帝英魂,以推出刘氏子孙,继承大汉帝统!”
  
  建世?这不是梁汉刘永年号么?
  
  众人面面相觑,终于明白刘秀在等什么了。
  
  刘秀揭露了谜底:“赤眉徐宣部见东南不可入,向北杀入鲁郡,攻克曲阜城,刘永失去了最后一座城池,为余偏师所救,不日亦将会于沛县泗水亭!”
  
  ……
  
  新末乱世,赤眉军举事的地方离曲阜很近,但奇迹的是,鲁郡一直得以保全,这多半是鲁郡太守云敞守备有方的功劳,但孔家却说,这是孔子在庇佑地方呢!
  
  刘永信了这番话,遂将曲阜当成了最后的基地,维持他那笑话般的“皇帝”头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